新闻频道 > 热点评论 >

请不要将新疆“恐怖”化,我申请重返南疆

2014-06-11 17:08:45    来源:网络   作者: 冯卓怡   点击量: 

[摘要]今日,我不忘初心,坚决要求回到边疆去,与他们同甘共苦,奉献我们的青春与激情。

冯卓怡,广东人,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外交班毕业,家中独生女儿。2011年申请成为广东省首批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赴新疆服务队队员,在喀什做了两年志愿服务,与一名守卫边疆的军人相识相恋结婚。为了做一名永久的新疆人,她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乌鲁木齐市外侨办工作。

有人说现在新疆的暴恐活动加剧,她却以自己的真实感受告诉大家:极端势力的生存空间日益被挤压,暴恐分子只好狗急跳墙,就好比我们拉网打渔,鱼会挣扎跳跃出来一样;对于新疆人受到的“歧视”,她大声疾呼:请不要将新疆人“暴徒”化;关于如何制止暴恐,她提出:让我们团结一致,打响这场反恐的人民战争。她号召新疆人立马行动起来,一起做有利于民族团结,有益于国家发展的事情。为扎根边疆,建设国防,她申请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重返喀什!重返南疆!

关于近日涉疆暴恐事件,朋友,我想对你们说……

请不要将新疆“恐怖”化

5·22公园北街暴恐事件惨痛的伤亡数字让人们再度震惊,不少朋友发来亲切的问候:“新疆都乱成啥了,你赶快想办法走吧……”

只能淡淡地回一句:“谢谢有心,我还好,没事。”来答谢朋友的关心,其实除了亲友的担忧之外,更多内地的人们现在看新疆不都觉得这里比利比亚还乱,比伊拉克还烂么?无论电视上播了多少美丽新疆的宣传片纪录片,无论舌尖上的新疆美食有多么让人垂涎欲滴。在5月22日的那天,人们对新疆的印象不正跟我此时此刻的心情一样,都跌到了谷底么?

真的,我平时给大家介绍了够多新疆的各种美、各种好,不遗余力地希望在一定程度上渐渐更新大家心目中对新疆的那种刻板印象或“恐怖”猜想。一旦出了个恶性事件嘛,就让我觉得我前面的正面宣传都白费唇舌了!现在内地的朋友总在讨论新疆有多乱多乱,甚至有不和谐的声音说这里就是我国“暴力恐怖输出地”……

舆论的报道有着天然放大效应,实际上暴恐活动对普通人来说,无论在疆内疆外都是极低概率事件。所有的“恐怖”也并不是人们所亲历的,他们只是根据媒体的报道,或者是通过网络的交流而得来的信息……在传播的过程中又被一再夸大,最后在人们心目中的“恐怖”印象更是无限放大。比恐怖更恐怖的并不是恐怖本身,而是人们对恐怖的畏惧以及人们无节制的想象!

现在新疆人民已经在这些恶性事件中愈发坚强、团结起来,暴恐分子吓不倒我们、也吓不跑我们(他们旨在吓唬的都是些隔岸观火指手画脚看热闹不明真相的人而已),我们不会觉得他们恐怖,只觉得他们像苍蝇一样烦扰我们的正常生活,十分厌恶!

请大家不要再将新疆“恐怖”化了。新疆并不是所谓的“暴力恐怖输出地”好吗?新疆,反倒是我们国家的“反恐最前线”!

我们新疆在搞发展啊,就这个样,动不动出个事,谈何发展啊?就像上面说的,商人还敢不敢来搞生意了?工人还敢不敢在这里打工了?游客还敢不敢来这里旅游消费了?人人都觉得这里是个“鬼地方”,我们再怎么使劲叫卖都没用啊!

反恐不仅仅是国家政府层面的事,国家安全,你我有责,我们应当共同营造打压、击退恐怖主义的强大背景。作为普通公民,我们能够做到的是把新疆当成正常的新疆来对待,坚决扫除暴恐分子向社会投掷的恐怖气息。新疆是各族人民和全中国人民快乐生活、工作及旅游的地方,我们决不能遂了暴恐分子及其背后支持势力的愿,让他们把新疆搞成恐惧滋生、四处萧条的世界!

请不要将新疆人“暴徒”化

现在新疆人到内地去,已经习惯了要过“特别”安检(包括我自己从广州飞回来乌鲁木齐,在机场过的也是专检通道),对于酒店一看新疆身份证就拒绝收留的事,大家都已见怪不怪了。新疆人民除了无可奈何和苦笑之外,也只能“欣然”接受如此特殊待遇。久而久之,也不再抱怨什么,大家对此表示理解,这是出于安全考虑嘛,谁让我们这里出了那些丢人现眼的败类呢?正是这些败类在败坏新疆的名声、败坏维吾尔族同胞的名誉,才导致新疆人民如此尴尬、无奈的窘境。(对咱们新疆朋友也顺道说一句,我个人也特不喜欢繁琐的安检,去哪儿都被人翻来翻去仔细检查,烦球子的!但是现在出于反恐的需要,我们也只能选择配合。因为在目前形势下,如果真的在这些安检环节上疏忽大意了,不管是哪个民族,我们每个人的人身安全也很难谈得上什么保障吧?所以,咱们还是多点淡定,多点理解吧)

但是一些带着偏见的“有色眼镜”,以及一竿子打死的“歧视”和成见何日可以休矣?至今我每次回到广东,在路上也好在家也罢,听到新疆人是小偷,新疆人是暴徒等等评价还是不绝于耳。我除了呵呵这些人的无知以外,心里不无担忧。

内地的汉族人,由于缺乏与少数民族交往的经验(我认为来新疆之前的我自己也是这样的),有时候会显得简单粗暴,可能会抱着先入为主的观点,干了一些不以为然的却伤害民族感情的事情而不自知。

恐怖分子代表不了民族,代表不了宗教,更代表不了地域。恐怖主义问题不是民族问题,不是宗教问题,不是地域问题,更不是哪个国家特有的问题,而是全世界各国都在面对的非传统安全问题。肃清恐怖主义是全世界的共同责任,恐怖主义也是包括维吾尔族人民在内全体中国人民的敌人。大家不能因为少数人从事恐怖活动就把恐怖活动与民族问题、宗教问题联系在一起,这样是不利于反恐的。

昆明火车站事件发生之后,报道指出当时是几个具有少数民族特征长相的歹徒在现场施暴,消息一出,立刻招来不少网民在留言板上义愤填膺,发表了针对地域和民族的过激言论。犯罪分子造的孽果正在由无辜的新疆各族人民偿还。昆明做生意的维族小伙给受伤害的无辜群众献血之后,眼含泪水深深的给周围的人鞠了一躬,他说暴力分子是恶人不能代表新疆人,但他为来自新疆向大家说了声令人落泪的“对不起”……有什么能像民族之间的偏见和误解造成隔阂感更让人感到无力和心酸?

其实大家有没想过,肇事者就是希望你们这样子失去理性,极端激动,甚至不要教唆挑拨,你们就已经正中别人下怀了?现在的坏分子也狡猾得很,通过偶然一起事件,居心叵测地造个谣什么的,就够大家喝上一壶的了,再加上不明真相的热心群众转发分享,把谣言当做心目中的“真相”广而告之。还要花费人力物力、劳师动众去辟谣,去解释一些本来就子虚乌有的事情,越描越黑,影响也不好。辟谣能成还算庆幸,如果真被“有心人”策划煽动成功,挑拨民族关系,继而引发骚乱甚至是暴动啥的,那后果必然是不堪设想的啊……

将民族同胞甚至新疆人都贴上“暴恐”标签,除了加深内地群众对新疆的误解,产生不必要的民族隔阂以外,真的毫无意义,不是么?朋友们,你们可曾想过,暴恐分子就是想利用信息化时代的特殊社会敏感,制造最大化的民族隔阂,让新疆(尤其是南疆)在中国社会中形成孤立。

所以,在此恳请各位朋友不要随随便便地将新疆人“暴徒”化了,从而避免对尤其是生活在内地的新疆人造成二次伤害了,更要避免将恐怖主义同特定地区关联,造成某地区的污名化。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能够清醒地认识到事实的本质并保持冷静克制,绝不能中了敌对势力的圈套啊,亲!

让我们团结一致,打响这场反恐的人民战争

今年可谓是“频频出事”啊,暴力恐怖主义多翻搞事,意味着公开“宣战”了么?我个人认为,一系列的袭击事件,不仅不能代表暴恐份子更加张牙舞爪,更是说明他们已经开始如坐针毡,忍不住要向我们公开发难了!当然,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必须积极应战。5月23日乌鲁木齐的誓师大会就是一次高调的行动,紧接下来宣布启动为期一年的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有人调侃说,也就是吓唬吓唬人的……对,要吓唬的就是那些企图吓唬老百姓的丑恶的暴恐分子!

有人担心以暴制暴会不会造成恐怖活动袭击愈演愈烈……4·30火车南站爆炸案以及5·22公园北街爆炸事件,一方面说明暴力恐怖势力的作案手段已经从原始的砍刀向制造爆炸品升级,有预谋有组织有策划。另一方面,可能也正好说明这些极端份子感到了强烈的“生存危机”,所以他们试图通过更为密集、恐怖的暴力活动,来制造轰动效应,加强紧张感,从而扩大自己日益缩小的生存空间。暴力恐怖活动不仅不得人心。

由于,政府更加注重民生的投入,尤其是继续加大对南疆农村地区的民生扶持。同时,通过下派干部开展“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大批干部下乡驻村,帮助乡镇农村进行各方面的建设,特别是搞活搞好南疆农村一度凋敝了的文化建设阵地,在开展各种文化交流活动时,也有意发挥维吾尔文化中的世俗、欢快的特点来抵制极端宗教主义的渗透和侵蚀……这样,维稳反恐高规格严控、民生有效扶持、较为良性的文化建设、民间层面舆论的良性互动,使得新疆各地出现了良好的综合建设局面。发展势头日益挤压极端势力的生存空间,于是,狗急跳墙的暴恐份子只好加紧疯狂的、不得人心的暴力恐怖活动。这就好比我们拉网打渔,鱼会挣扎跳跃出来一样。

虽然表面上反恐形势日益严峻,但是咱们老百姓大可不必太过恐慌,国家、政府也不会因此乱了方寸,要相信目前新疆建设的基本思路是正确的,我们需要的是时间和坚持。只要沿着目前正确的治理、建设模式前行,并且积极加强基层民主法制建设和吏治整顿,注意发挥宗教内部的正面能量和基层民众的力量,认清暴恐分子的反动本质和丑恶嘴脸,那么极端恐怖势力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

敌人害怕我们团结,说明团结最有力;敌人越是要破坏团结,我们就要更加团结!我们要团结,各民族要团结!不仅是新疆各族民众要团结,疆内外人民也要团结一致。如果阁下不能参与到反恐一线的战斗中,请你们做我们最强有力的后盾,不要信谣传谣,善待你身边的新疆人,他们的家乡也正在遭受暴恐的肆虐,我们要将善良美好的民族同胞团结到我们一个阵线上。

然而对待恐怖分子,我们没必要把他们变成好人,但是我们有决心有能力把他们变成死人!对待暴恐分子,必须人人喊打,露头就打!之前,新闻报道的广州见义勇为的单连波就很勇敢啊,直接从地上抄起木棍就去与歹徒对峙,为掩护旅客逃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这才是真爷们儿啊!还有,别忘了成功快速处置和田劫机事件的机组人员以及勇敢的乘客们!以及那些、那些与暴恐分子战斗到最后的勇士们……他们都是值得我们敬佩和学习的英雄!

反恐问题应该是属于全国一盘棋的状态,反恐与民众的切身利益和安危息息相关,没有谁能够独善其身。

请我们一起团结起来,勇敢起来,并肩携手打响一场反恐的人民战争!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疆的和平稳定直接关系到全国的安全和发展形势,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根本利益。社会各界人士应当积极配合国家最高决策层对新疆事务的部署,为稳定和发展新疆做出各自的贡献。

哪儿的人民都热爱和平,珍惜稳定,暴恐分子试图扼杀新疆的好日子,是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敌人。从事暴力恐怖活动的只是一小撮人,这些人不能代表他们所信仰的宗教,我们能看到他们所在的民族是不支持恐怖主义的,他们所信仰的宗教也不从事恐怖主义活动。请大家大胆地来新疆,多来几次新疆,来这里正常地与维吾尔族人民接触。帮助边疆各族人民克服因地域偏远而产生的边缘感,这除了从反恐的角度考虑有必要,更是发展中国地域及社会公平的重要作为。仅让边疆人民感受到他们是那块土地的主人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让他们确信,他们同时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他们不会因为身居边塞而被内地主流社会冷落甚至遗忘。

来这里旅游投资,募工建厂,尽量减弱新疆社会的边缘感。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帮助活跃新疆的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让祖国的西部边陲不再遥远。不然,生存空间受到挤压,疆内外交流受到阻碍,将会形成难以突破的僵局,清除极端宗教势力和暴力恐怖主义的工作将变得愈发困难。

我们决不能让分裂份子的邪恶目的得逞。我们应当坚持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坚持做正确的事情,做有利于民族团结,有益于国家发展的事情。

申请到边疆工作的志愿书

我是一名年轻的军嫂,我的丈夫是一名普通的共和国军人,丈夫所在的单位正处南疆地区,由于工作性质的特殊性,决定了军人承担更大的责任,承受更大的压力。我作为一名军人的妻子,深知他们的不易,在此,我志愿申请到边疆地区工作、生活。

在很多人看来是那么的不解,我作出这一决定,并非一时冲动,而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三年前我从广外毕业后,参加了共青团中央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作为广东首批赴喀什志愿者前往新疆喀什开展志愿工作。当年参加志愿服务时,我便立下了扎根西部的决心。通过组织介绍,我认识了我的爱人,在志愿服务期即将面临结束时,为了留在新疆,我报考了公务员考试。(由于当时喀什没有特别合适我的岗位,同时也是为了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和水准,于是抱着小试牛刀的心态,报考了首府某市政府机关与我大学所学专业对口的岗位,最后以综合成绩第一的优越成绩被录取。)我和爱人于2013年登记结婚,目前仍过着两地分离的生活。

有人说,让丈夫想办法往首府调吧,或者等过几年他转业就离开这儿吧。我和丈夫都否定了这一建议,我知道他是舍不得那群调皮又可爱的战士兄弟,而我更倾向让丈夫留在喀什继续安心服役。我们始终认为,青年军人就该不怕苦、不怕累,到基层去,到边疆区,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想当年,我也是为了响应这一号召,主动要求奔赴南疆,也是因为这一共同的价值观理念,才让我和丈夫志同道合的走到了一起。虽然,我不是军人,但与他们一样勇敢,赤诚丹心。

今日,我不忘初心,坚决要求回到边疆去,与他们同甘共苦,奉献我们的青春与激情。

所以,不再犹豫,不再等待,我选择了在这个时候立马行动起来!我愿意放弃首府与边疆相比条件较好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投身到边疆的为人民服务中去,与丈夫扎根边疆,建设国防。我有我的坚持,因为我始终心系边疆,在喀什参加志愿服务工作生活的两年,我已与那儿结下了不解的情缘,我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能力和才智为祖国边疆的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冯卓怡

2014年5月26日

(代理编辑 黄云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