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频道 > 拱门文学 >

游侠

2017-01-31 23:23:14    来源:三翼工作室   作者: 钟佳燊   点击量: 

[摘要]又是一年,樱花树下,只余我一人独舞


我是这浮生梦的一位游侠,身着淡紫色的麻布衫,挟著弓禅,不羁俊美,只有一个剪成短发的胡族小童跟随在我身后。

浮生梦,乃是人心中最真实的一个角落,也是人人逃不脱的监牢。

我常常待在酒楼上望着繁华的长安城发呆,我的小童笑我本是一位俊俏风流的少年,不去一掷千金博美人一笑,也不为功名利禄,只在这世间的浮生梦中闲逛亦或是在这高楼之上思索,也是可惜了一张脸,我听了之后不置可否,换上长衫又遁入梦中。

浮生梦

胜业坊是这长安城中的一处声乐之处,常有歌姬献歌作舞,这些莺莺燕燕不乏绝色,却都逃不掉浓妆艳抹一番,游离在各色男人之间,明眸皓齿,一笑倾城。我喜在梦中进入此地,那些光鲜明媚的白日,在梦中,却一片萧瑟凄凉;那些白日醉于歌舞之间的女子,夜归寂于浮生梦一隅,再无生息。这胜业坊在浮生梦里如同一片死地,成为这长安城中一个奇景。我本是无悲无喜之人,只觉得街坊邻居的梦中往往灯火通明,有悲有喜,凡俗的气味更似人间,无论白日时他们是官员富贾,还是街边小贩。因而很明显的,胜月坊另类一般的伫立其中。

然而前几日我却在其中发现一个灯光微弱之处,那是一处风雅之所,与旁边那些过分艳丽的地方不一样,庭院间有四株樱花树,西北角挂著一个鹦鹉笼,处处透着主人的清高风雅。我望向透出灯光来的窗口,一个女子探出头来,焦急的看着远方,那是我与她的第一次相遇,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我只记得灯光从她身后透出来,从此一眼万年。她是极美的,一双黛眉紧蹙,太阳穴处的斜红更是衬托的她白皙动人,最是灵动的是那一双眼睛,如同有春日桃花林中溪水流动的柔美,却又有着一股子坚毅,万千青丝披散,本是温柔美艳的一位女子,却裹着化不开的悲伤。

姑娘,你在看什么?

我走到她的窗外,顺着她的方向看了看,甚至还踮起脚来,远方是这繁华的长安城,热闹,却不是我们的。

看他回来了没有。她的声音清丽灵动,若是唱起歌来,定是动人心弦的。

他是谁?在这浮生梦中,没有人记得自己醒着的事,她的执念要多深才会连做梦也在等。

他?他?我不记得了….她目光突然迷离起来,好像在脑海中努力搜索些什么。我在心中暗道一句果然,笑着安慰道,不记得就别想了。

我偷瞥了瞥她屋中的陈设,清新淡雅,壁上挂有几幅字画,随处可见书籍摆放在那,她的手边还摆放着一张宣纸,上面写着“开帘风动竹,疑是故人来”,字迹清秀熟练,好像写了很多遍一般。

姑娘名字唤谁。

姓霍,公子唤奴家霍小姐便是。她展颜一笑,矜持优雅,我忆起曾经在山谷看见过的兰花,空谷幽兰,清新优雅。

姑娘可否愿意与某一同去观赏一番城中繁景。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轻浮又无礼,说完之后,我脸上的笑便僵在了脸上,不明白一向冷静的自己为何如此冲动起来,哪里还有赏景的心情,只想着挖一个洞钻进去

噗呲。公子脸上变化万千,甚是有趣,还能带奴家赏景否。霍小姐一扫开始的忧郁,没忍住笑出声来。公子等我一盏茶的时间,奴去装扮一番

窗户啪的一下关上了,我恢复了神智,气自己竟然被美色迷惑了心智,真是罔为一世游侠。我轻笑了一声,释然的抬头望向天空,突然觉得月色极美。

霍小姐出来的时候我是吓了一跳的,她身着翻领、窄袖紧身胡服,腰上系着蹀躞带,一头青丝用一根淡蓝色发带系着,眉眼也变得坚毅起来,显得英姿飒爽,桀骜不驯,连同我都被比下去了几分。许是见我很久没说话,她有些不自在的拉了拉身上的腰带,灵动的杏眼透出几分疑惑来。

我晃了晃头,终于回过神来。小娘子穿着这身胡服可真是..真是英姿飒爽啊。看样子,这小娘子的内心怕很是桀骜不驯。

出去游玩,自当有个合适的装束,公子快跟上来吧。说完便顺着台阶走下去,轻摇莲步,却是多了几分洒脱。我站在廊上,见她衣角被夜风吹起,青丝飞舞,总觉得她不应该被这一方天地所束缚。   

当晚之后,我还是喜欢在酒楼上饮着一壶酒,吟唱着最流行的小曲,看着楼下人来人往,世间冷暖,我可爱的小童说我看起来开心了很多,整个人像活了过来。我问他真的吗,然后没等他回答,又自顾自的饮下一杯酒,自问自答,是吧…

从那以后,我好像有了个归宿,曾经有一个爱慕我的女子说,公子,你需要一个归宿。我说我不要,我只需要一个心里留念的地方就够了。但其实我心中没有一丝丝的留念,无悲无喜,无聊万分啊。但是现在我好像找到了,脑海中总有一个人,在叫我公子,或轻笑,或叹息,或孤寂,印刻在灵魂深处,像酒精一样让人中毒。我常常问她,你记起来你等的那个人是谁了吗,她一听到这句话就会陷入沉思,那些浓重的悲伤就会像鬼魅一样缠着她。我后悔了,从此再也没问过她,从此,我开始想要护好一个人,不想见她眉眼带着愁绪,也不想她一人坐在那间屋子里漫长的等待,只有这开满了繁花的世界才是属于她的。我带她去了山谷见那一片幽兰,很像。

相见时

有一天,我绑了一个男子遁入梦中找她,当晚我穿着自己最喜欢的紫衫,让她脱鞋,她见我不像平常嘻嘻哈哈的模样,还迷惑的看了我许久,当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眸中终于溢出泪来,好像要把这八年的泪全部哭出来一般。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梦外见她,还是那个雕花窗口,不是浮生梦中明媚的模样,她好像一早就起床打扮,但还是遮不住久病的憔悴的脸色,她的黛眉比我第一次见她蹙的更厉害,整个人了无生气,我看见她惨白的唇抹上胭脂,就像昙花开败之前的惊艳。那个男人意识到这是哪里,跌跌撞撞的往她家走去,脸上表情很是精彩,羞愧?期待?不知道,我又像回到了遇见她之前,不悲不喜,近乎死去。

公子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小童站在我的身后,静静的看着霍小姐,哦,不,霍小玉从台阶上冲下来,对着李益怒目而视,体态娇弱,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风吹倒,我不自觉的往前一步想去扶住她,最终还是退了回来。

我有点失神,粉嫩的樱花落到我身上,让我忆起某天晚上,我在这树下给她舞剑的场景,那时樱花起,随着我的剑风变换成好看的形状,她就端坐在旁边,眼中兴奋的闪出光来,时不时的给我拍掌,当时我觉得,这漫天的繁星,都不及她一个笑容来的满足。

“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若此!韶颜稚齿,饮恨而终。慈母在堂,不能供养。绮罗弦管,从此永休。徵痛黄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当永诀!我死之後,必为厉鬼,使君妻妾,终日不安!”我听见她的声音尖锐绝望,然后把酒杯掷在地上,酒杯碎裂开来,酒水裹着碎屑流了满地,我听见自己因为用力过猛指甲断裂的声音,血滴在地上的滴答声,她恸哭绝望的声音,以及,她倒地的声音......我对自己说,不能冲动,她不认识你的,不认识你的,她等了他这么久,你不能让她背上骂名…她被李益抱在怀里,周围都是哽咽声,李益和她的母亲更是大恸,她的头靠在李益的肩上,努力看向我的方向,好像看见了我,终于虚弱的勾起了嘴角,红唇微启“公子,你来了啊..今日..今日..我们要去哪里游玩..”然后是刺眼的血从她口中流出来。

我的世界从此一片黑暗。

后来长安城中流传着李益的妻子卢氏红杏出墙的笑话,霍小玉八年的深情等候本已经传遍长安,现如今大家都道是因果报应。之后李益更是猜忌心重,甚至取了三任妻子,沦为笑柄。

又是樱花开放的日子,我带着一壶酒,随意的坐在霍小姐的墓碑旁,衣襟慢慢被酒染湿,喃喃道“小玉,你说,你这墓碑旁的兰花开的可美?”

我替你找到了他,我终于还是后悔了。

“时长安有一豪士,衣轻黄纻衫,挟弓弹,风神俊美,衣服卿华,唯有一剪头胡雏从后,后,玉梦黄衫丈夫抱生来,至席,使玉脱鞋。次日,豪士引李益入玉府,夫妻相见,玉长恸号哭数声而绝。”很久之后,茶馆中,说书人如此述说着这一段爱情,主角是她和李益,而我,不过一个过客。

天涯处

附:里面男主抱着李益到霍小玉的窗前说 脱鞋,谐音为谐,也就是夫妻在此相会,参考于《霍小玉传》

(代理责编:田绍杰 责任编辑:王叶)